对青岛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的意见建议

当前,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加速发展的背景下,作为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的产物,工业互联网已经成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支撑。习近平总书记在致2019工业互联网全球峰会的贺信中强调,要持续提升工业互联网创新能力,推动工业化与信息化在更广范围、更深程度、更高水平上实现融合发展,为工业互联网赋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指明了方向和路径。在新旧动能转换的新形势下,唯有加快工业互联网发展,促进传统产业升级,带动企业数字化转型,才能不断催生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动能。

一、青岛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的优势

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最早是2012年由美国通用电气提出的,这是工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的叠加,是制造业和数字技术融合的产物。青岛虽然错过了消费互联网的引领机会,但在发展工业互联网中具有先天的禀赋和后天的优势。

(一)互联网优势

国际互联网出入口优势。中国国际互联网出入口,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国际海底光缆陆海连接点一共有三处,从南到北分别是广东的汕头、上海的崇明岛和山东的青岛。三个出入口分别对应中国三个数据中心——广州、上海和北京,青岛是长江以北唯一的国际互联网出入口。

选择青岛作为国际海底光缆的陆海连接点,首先是由青岛的地质结构决定的。国际海底光缆最怕的是地震,选择光缆陆海连接点,首先要避开地震带。青岛地区地质结构比较稳固,郯庐强震带、燕山—渤海地震带和南黄海地震带等都绕青岛而过,青岛偶有小震,无中强震。靠近互联网出入口的优势,意味着青岛比国内其他城市可以有更大的带宽,适合建设大型数据中心(IDC),甚至能够为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提供数据灾备。目前,国内互聯网巨头阿里、腾讯等纷纷在青岛建设数据中心,就是考虑到了青岛独特的出入口优势。

(二)环境优势

工业互联网最大的资源是人才,优美的自然环境适宜高端人才的聚集。青岛,由于临海又拥湾,一年四季温差较小,号称“冬暖、夏凉、春长、秋爽”。美国的硅谷和号称“印度硅谷”的班加罗尔的气候都与青岛相似。美国硅谷有个小城叫红木城,它的招商口号是“好气候胜过政府的努力”。

青岛不仅有优美的自然环境,还有宜业的科研环境。目前,青岛拥有中国海洋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山东大学青岛分校等20多所大学,9家国家重点实验室,193家省级以上企业技术中心,3829家高新技术企业,还有海洋国家实验室、国家深海基地、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中科院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黄海水产所等一些国家重点科研机构。无论从地理环境、气候条件,还是周围大学、科研机构的数量,青岛都和美国硅谷有着惊人的相似。

5G优势工业互联网的发展离不开5G的技术支持,青岛被列为5G试点城市,已经建设了5G基站1万多座,5G基站数量占全省的三分之二,居全国城市的第8位,年底力争建成1.5万座。

(三)工业基础优势

工业是工业互联网的应用载体。青岛拥有门类齐全、结构完备、规模庞大的工业体系,已形成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轨道交通装备、生物制药、半导体等14条重点产业链,拥有15个国家级经济功能区。2019年,获批全国第二个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和全国第五个软件特色名城,让青岛在新一轮国家战略布局和产业竞争中抢占了先机。青岛率先制定一系列高技术产业发展计划,推动成立首个人工智能产业共同体,建立立工业互联网学院,快速集聚一批“国字号”创新平台和人工智能头部企业。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平台建设提速,海尔卡奥斯COSMOPlat已聚集3.4亿用户和390多万家生态资源,荣登全国十大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之首,涌现了酷特智能、双星轮胎等一批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

传统制造业优势。青岛的制造业基础非常雄厚,当年的轻纺工业曾经和上海、天津齐名,因此有“上青天”的美誉。青岛的“五朵金花”海尔、海信、青啤、双星、澳柯玛等企业,在国内和世界都享有盛名。海尔的白色家电世界第一,海信电视国内第一、全球前三,青岛啤酒民意口碑最佳,双星从做鞋到做轮胎华丽转身,澳柯玛冰柜得到比尔·盖茨的高度评价。这些制造业培育了青岛的“工匠精神”。

新兴制造业优势。高铁是中国的一张名片,这张名片的“打造者”之一就是中车青岛四方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高铁50%左右的动车组是在青岛生产的,时速380公里的复兴号主要由中车四方生产,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悬浮列车也由四方公司牵头研制。

如果说中车四方代表了中国速度的话,那么青岛国家深海基地的“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就代表了中国深度。2012年6月27日,蛟龙号下潜了7062米,创造了载人深潜的世界纪录。蛟龙号在材料、声学、自动控制、海洋科学等领域克服了许多困难,是协同创新的典范。

先发优势。海尔卡奥斯(COSMO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是和美国通用电气、德国西门子齐名的全球三大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一,被工信部评为2019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第一名。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卡奥斯迅速行动起来,研发上线疫情医疗物资信息共享平台,帮助企业打通供应链,为防疫物资生产销售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卡奥斯目前有3.4亿用户,390万企业在平台上。在3月31日的A轮融资中,融资9.5亿元。

酷特智能的前身是以生产西服为主业的传统服装企业红领集团,适应互联网的时代要求,从2007年起,主动求变,创造性地让生产商和消费者直接对接,形成了以大规模个性化定制为核心的C2M模式。将一个传统的服装企业,成功地改造为互联网企业。

还有特别值得一提的青岛港自动化码头。青岛港自动化码头是我国自主设计、自主建造的自动化码头,也是世界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全自动化5G智慧码头。它实现了全球首创机器人自动拆卸集装箱钮锁技术及系统、氢动力轨道吊及系统等10项全球首创,已受理和授权专利113项,其中取得授权专利48项。码头从数据采集、接收处理全部实现了自动化,是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的成功典范。自动化码头平均作业效率远远超过人工码头,最高效率达到44.6自然箱/小时。在疫情期间,由于实现了人员零接触,许多船运公司纷纷要求在自动化码头装卸,码头接卸量逆势增长。

(四)国家政策叠加优势

青岛是全国5个计划单列市之一,也是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开放是青岛的城市基因。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视察青岛,对青岛寄予厚望。现在,国家赋予青岛中国上合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的战略任务,在一带一路倡议中,青岛既有陆路先行示范作用,又有海上丝绸之路支点城市的功能。山东自贸区青岛片区揭牌,为青岛对外开放搭建了新的平台。青岛的国际航线有37条(其中洲际11条),青岛港是中国第二大外贸港口,国际航运线165条,青岛连续多年被评为外国人眼中最具吸引力的城市。

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同志多次到海尔调研,亲自主持海尔集团发展规划会,对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寄予厚望。在全市各类重要会议上,阐述建设工业互联网之都的重大意义,指出方法路径。市委、市政府成立专门机构,组织专门人员,推动工业互联网之都建设。

青岛市工信局制定了《青岛市工业互联网三年攻坚实施方案(2020-2022)》,各区市也积极行动,根据各自实际,制定具体的落实措施。市直企业从自身经营业务出发,积极和卡奥斯对接,实现多赢。

青岛深度融入国家开放大局,全力构筑山东面向世界开放发展的桥头堡,打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全力打造面向世界的创投风投中心,举全市之力打造核心要素齐全、融合应用引领、产业生态活跃的“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瞄准14条重点产业链,正在引进一批龙头大企业,对青岛现有的平台、资源、企业进行整合,推动工业互联网向下覆盖各行业各领域,向上承载5G、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形成互为场景、互为基础、互为生态的协同应用体系,构建全要素、全生产链、全价值链的新型工业生产制造和服务体系。

综上所述,青岛具有实力雄厚的工业基础、丰富的制造业场景、开放友好的营商环境、富有活力的生态系统,建设工业互联网之都具有底气和比较优势。当前,青岛正全方位发力,汇聚工业互联网企业、金融资本、工业互联网人才及相关技术加速集聚,以时不我待的使命感和紧迫感,加速形成工业互联网之都的集聚效应,为打造青岛成为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展开全面攻势。如今,青岛占据了打好互联网下半场的天时地利人和等要素力量,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一定能够早日实现。

二、 其他省市打造工业互联网之都的有效经验

通过梳理上海、深圳、杭州、重庆等其他城市工业互联网发展的经验,以期对青岛打造工业互联网之都提供有力借鉴。

1.上海

2018年7月,上海市政府发布了《上海市工业互联网产业创新工程实施方案》,规划到2020年实现全面促进企业降本提质增效、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助力国家在工业互联网发展中的主导力和话语权三大目标2020年6月上海市政府发布了《推动工业互联网创新升级实施工赋上海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推动工业互联网向知识化、质量型和数字孪生升级。

目前,各行各业涌现出一批工业互联网的“上海模式”。上汽大通开启“个性化”定制,用户可以在手机上选配一辆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爱车;上海三菱电梯实现从“生产经营型”向“经营服务型”的战略转型,建立起辐射全国的大型用户服务中心,实现了约6万台电梯的远程监视,可以实时捕获电梯性能异常,通过个性化保养服务将电梯故障消灭在萌芽状态

上海经验主要有以下两点:(1)工业互联网平台需要能为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降低成本、带来高附加值效益,才会有持续的发展动力;(2)工业互联网发展规划要有前瞻性,聚焦工业互联网平台大数据更广范围、更深程度、更高水平应用。

2.深圳

2018年,深圳市出台《深圳市关于加快工业互联网发展的若干措施》和《深圳市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以加快推动工业互联网建设为契机,突破工业发展瓶颈,深入践行高质量发展战略,全面实现工业转型升级。

深圳市一方面建立了“深圳市工业互联网专家委员会”,着力为工业互联网发展提供智力支撑。另一方面积极推动华为、腾讯、富士康等龙头企业联合成立“深圳市工业互联网联盟”,合力促进行业资源对接和应用推广。华为FusionPlant已服务企业用户2.4万家,工业设备连接数超过88万台套,工业应用软件(工业APP)数量超过2500个;富士康BEACON已服务工业企业用户1100多家,连接工业设备超过68万台套,工业应用软件(工业APP)数量超过1000个

深圳经验主要有以下两点:(1)拥抱工业互联网带动了深圳传统制造业企业的转型升级,对企业的生产效率、竞争力、创新水平、盈利水平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帮助;(2)拥抱工业互联网为供给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商提供了蓬勃发展的条件。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商与使用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之间形成了双赢的关系。

3.杭州

中控科技集团创始人褚健提出一个颇为有趣的比喻,智能制造和智能手机其实有相通之处,手机因为有了安卓商店、苹果商店,能够在上面下载各种人想要的APP,才成了智能手机,企业也需要各种工业应用软件,才能变成智能制造企业。

杭州的工业互联网发展历程分为四个阶段:从2013年起连续大规模组织实施机器换人专项行动,开启了自动化补课阶段;从2015年起,杭州实施 工厂物联网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步入数字化改造阶段;从2016年起,杭州在全国首开先河,开展企业上云工作,实现网络化提升;2017年,杭州开展ET工业大脑和supOS工业操作系统应用试点,促进大数据、人工智能在生产制造工艺革新、智能决策、智能控制等领域的应用,步入智能化突破阶段。2019年,杭州又大力推进1+N工业互联网体系建设。其中1指建设一个具有国际水准的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平台——supET。supET平台由阿里云的ET工业大脑、工业IoT开放平台、中控的工业控制与数据平台、阿里巴巴的淘工厂平台组成。N指supET采用开放协作模式,联合工业龙头企业、各类服务商等共同打造N个行业级、区域级和企业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杭州经验主要有以下两点:(1)工业互联网发展要一步一步来,自动化、数字化、网络化(云化)、智能化短板都要补上;(2)国家级、行业级、区域级和企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都需要大力发展,工业APP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价值,没有大量受欢迎的工业APP的互联网平台是没有生命力的。

4.重庆

工业互联网发展中存在三大困境:一是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产品和服务对提升企业生产经营活动针对性不强;二是产品和服务类别不是很丰富;三是发挥好新兴技术的作用和新商业模式的作用还有很大差距。这些问题直接导致了平台无法吸引更多的企业进入,对平台可持续发展造成了一定制约。

重庆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存在的问题对于青岛具有较强的警戒意义。工业互联网平台需要中小企业来支撑。中小企业具有数量巨大、经营领域多样、商业模式丰富等显著特点,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在为众多中小企业服务的过程中,既可以积累服务企业的经验,又可以提升与产业的融合性,提高服务业能力和水平。政府要加强引导和培育,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推动中小企业改造升级。

三、制约青岛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制度的关键瓶颈

1.工业互联网创新人才不足,关键核心技术有待突破。工业互联网之都的建设,离不开人才。首先是区域性人才流失严重。青岛市围绕人才的培养引进、分配激励、开放合作等做出了较大努力,但与建设国内领先的智能制造基地的人力资源需求相比,存在明显的差距。其次,IT 与 OT 融合型人才紧缺。供给端缺乏研发、销售、服务和管理人才,高层次领军和基础层次开发人才明显不足;应用端缺乏既精通工业运营需求又清楚网络信息 技术与数据分析的复合型人才。第三,教育不能满足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人才需求,专业人才缺口巨大。  

工业互联网专业人才队伍的不足,导致在工业互联网方面的创新能力及核心技术积累不足,进一步制约了青岛市在工业互联网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与发展,影响青岛市未来工业互联网之都的建设发展布局。 

2.工业互联网生态链仍然薄弱,纵横综合发展能力有待贯通加强。工业互联网的未来发展,要结合我国企业工业自动化发展的新历程,而目前青岛市工业互联网生态链仍然薄弱,在产业功能布局、基础配套等方面有待加强。而加强营造工业互联网新的生态链,聚合上下游相关利益要素资源,利用新生态产业链的聚合效应及对资源的优化配置,将促进工业互联网的产业平衡布局,打破工业互联网标准碎片化及分割壁垒,贯通工业互联网横向及纵深发展能力,打通企业“研、产、供、销、服”全链条,通过深耕服务于企业的转型升级及智能制造赋能,为企业发展注入新动能,也是工业互联网持续发展的重要创新引擎。 

3.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模式创新探索不足,内驱力变革能力有待进一步挖掘与释放。工业互联网以信息要素作为内在变革驱动,虽以变革性新技术为主要特征,但工业互联网的未来发展要求对其创新发展模式进行新的探索与实践,促进生产要素、技术要素及社会要素的深度融合,营造颠覆性技术创新产出环境,促进工业从生产职能向服务职能升级进化,创新工业互联网商业发展新模式,提高新业态的激发能力,推动工业互联网对知识创新应用模式的提升,进一步挖掘并释放工业互联网的内在发展驱动力,增强其边际红利及外溢效应,实现工业互联网的健康快速跳跃性发展。

四、对青岛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的意见与建议

1.瞄准工业互联网未来发展前沿,聚力攻克关键核心技术

在突破与完善工业互联网平台共性技术的基础上,重点瞄准工业互联网的未来发展,融合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机器人、5G等技术,在5G边缘计算、智能感知与协同、机器深度迁移及自主学习等前沿领域布局,促进工业互联网从感知驱动、数据驱动,向智慧驱动的未来发展。

2.创新工业互联网产学研用协同发展新模式,助力青岛市工业互联网之都建设步伐

《山东科技大学工业互联网行动计划(2020-2022)》提出构建“一个联盟、两个实体”,包括建立青岛市工业互联网产学研合作联盟,成立青岛工业互联网产业学院、青岛工业互联网研究院。而工业互联网产学研用协同发展模式的创新是行动计划真正能够落地和长效发展的关键,是真正将企业、科研院所、高校多方智力资源围绕青岛市工业互联网实现协同创新及共同发展。探索围绕工业互联网平台为中心,以工业互联网企业发展需求为主导,实现工业互联网的协同研发和协同创新的工业互联网产学研用发展新模式。 

3.加强工业互联网高层次领军人物引进,大量培养垂直型短板人才

进一步倾斜全球顶尖工业互联网领军人才及团队的引进,增强领军人才的引领及辐射带动效应,积极打造“工业互联网人才高地”。以产学研合作联盟为纽带和平台,集中在青高校、科研院所、工业互联网企业等优势资源,围绕工业互联网目前短板人才需求,深化校企合作,培养大量多维度、复合型、多层次、垂直型的各类工业互联网专业人才。通过创新人才培育模式,促进工业互联网开放平台生态的创新发展,构建具有活力的工业互联网创新生态系统,强化工业互联网人才智力支撑作用,加快具有工业互联网产业关键技术、共性技术等高层次创新人才梯队的建设。

4.完善工业互联网底层建设

建立互联互通的标准体系。加快建立工业网络接入标准,组建工业网络接入联盟,以主流工业网络协议为基础,制定统一的数字工业设备接口标准,发展工业设备连接器、转接器、连接线等连接设备,促进工业设备集成互联。

加速完善区域平台建设。建设青岛市区域工业互联网平台,以领先企业为核心,构建行业间 协同创新体系,沿产业链上下游辐射全区域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针对工业互联网的数据联结,工业资源的在线共享、供需对接和设备接入等,提高政府监管与保护力度。

强化工业互联网的数据管理。提高企业间数据流通程度,基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横向连接企业间生产数据、设备运行或维护数据,累积过程数据。纵向打通企业数据流,将数据的全生命周期中的所有信息从封闭的工业体系中解放出来。   

5.做好“建平台、用平台”的协调工作,注重产业生态建设

聚合上下游利益要素资源。充分发挥青岛市制造优势,营造工业互联网生态链,聚合上下游 相关利益要素,利用生态产业链的聚合效应促进工业互联网的产业布局,打破工业互联网标准碎片化及分割壁垒,贯通工业互联网发展。     打通“产学研供销服”全链条。打通企业“研、产、供、销、服”全链条,通过以企业需求为导向的工业互联网协同创新平台,促进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技术链“四链合一”,形成多边、开放、透明的工业互联网生态治理格局,为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做好“大型企业集成创新、中小企业应用普及”两方面的工作,需要各方共同努力,解决“如何用好平台、如何探索出基于垂直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应用路径”等问题。鼓励大企业将平台、资源等向中小企业开放,引导中小企业将自身设计创意、制造能力等对外开放,进而推动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促成良性产业生态,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